Home » 哈伦的启示:一头牛、两头山羊

哈伦的启示:一头牛、两头山羊

  • by

我们在穆萨的启示2中看到了西奈山上的命令非常严格。在那篇文章的最后,我给大家提出了个问题(因为这是“法律”的目的)问您是否能永远遵守这些命令。如果您—和我一样不能永远遵守这些命令,么我们都陷入困境了——因为审判还没到来。如果你一直遵守,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但如果你不遵守呢?是哈伦(也称为亚伦,穆萨的兄弟)和他的后代通过献祭来解决的这个问题——这些献祭遮盖了、也赎了罪。其中哈伦有两个很重要的祭品,这些可以作为启示让我们了解真主是怎么在我们违反“法律”的时候掩盖我们的罪行的。这些祭品是一头牛和两头山羊。《黄牛》章中“Baqarah”这个名字来源于哈伦的牛的献祭。不过我们还是从山羊开始。

替罪羊和赎罪日

从穆萨的启示1开始,犹太人就(现在依旧)庆祝逾越节,以纪念他们从法老手中得救。但《讨拉特》也有其他节日。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日子叫做赎罪日。单击此处阅读 《讨拉特》中的完整事件。

为什么赎罪日有这么多谨慎而详细的指示?我们来看看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亚伦的两个儿子死在耶和华面前以后, 2 耶和华对摩西说:“告诉你哥哥亚伦,他不可随意进入幔子里面的至圣所,走到约柜上的施恩座前,免得死亡,因为我要在施恩座之上的云彩中显现。”

《利未记》,16:1-2

之前发生的是,当哈伦的两个儿子贸然闯入耶和华在的帐篷时他们就死了。 在他的至圣所面前,是因为他们未能完全遵守法律(正如在这里看到的)而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为什么呢?因为耶和华的帐篷里有约柜。《古兰经》也提到了这个约柜。它说:

“他们的先知对他们说:他的国权的迹象,是约柜降临你们,约柜里有从主降下的宁静,与穆萨的门徒和哈伦的门徒的遗物,众天神载负著它。对於你们,此中确有一种迹象,如果你们是信士。”

《黄牛》章,2:248

正如上文所说,这个“约柜”是权威的标志,因为约柜是穆萨法律之约的象征。带有“十诫”的石版被保存在这个方舟里。任何不遵守所有法律的人——在这个方舟面前——就会死去。哈伦的两个儿子在闯入帐篷时就死了。所以之后就有了详细的指示,包括哈伦一年中只有一天可以进入帐篷的命令——也就是赎罪日。如果他在其他任何一天进入,他就会死去。但即使是在能进入的这一天,在哈伦进入约柜之前,他也不得不

“6 亚伦要先献上那头公牛犊作赎罪祭,为自己和全家赎罪。13 他要在耶和华面前烧香,使香的烟笼罩约柜上的施恩座,免得他死亡。 ”

利未记》,16:6、 13

因此,为了弥补自己违反法律的罪过,哈伦献祭了一头公牛。然后紧接着,哈伦就完成了出色的替罪羊仪式。

“7 然后,他要把两只公山羊带到会幕门口,放在耶和华面前, 8 抽签决定哪只归耶和华、哪只归阿撒泻勒。 9 亚伦要献上那只归耶和华的公山羊作赎罪祭,”

《利未记》,16:7-9

当公牛被当做祭品献出去之后,哈伦就会带着两只山羊来抽签。一只山羊会是替罪羊。 另一只山羊被拿来献祭。为什么这样做呢?

“15 然后,亚伦要出去宰杀那只为民众作赎罪祭的公山羊,把羊血带进幔子里,像洒牛血一样洒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 16 因以色列人的污秽、叛逆和罪恶,他要这样为至圣所赎罪。他也要同样为会幕赎罪,因为会幕座落在以色列人中间,处在他们的污秽中。”

《利未记》,16:15-16

之后替罪羊又怎么样了?

“20 “他为至圣所、会幕和祭坛赎罪后,要牵来那只活山羊, 21 把双手放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的过犯、叛逆和罪恶,将这一切罪归到公山羊的头上,然后派人把它送到旷野。 22 这只公山羊担当他们的一切罪,将这一切罪带到荒无人烟的地方。”

《利未记》,16:20-22

公牛的牺牲和死亡是为了哈伦自己的罪行。第一只山羊是为以色列人的罪献祭。然后哈伦把手放在活的替罪羊的头上象征性地把人们的罪孽转移到替罪羊身上。然后就把山羊释放到野外,以此表明人的罪孽现在已经远离了。这些就是赎了他们的罪的祭品。每年的赎罪日都会这样做。

小母牛(《古兰经》和《讨拉特》中的母牛)

哈伦也有过其他的献祭,比如说献祭小母牛(一头母牛而不是一头公牛)。《古兰经》第 2 章标题为“母牛”的原因就正是因为这头小母牛的牺牲。《古兰经》是直接提到了它的。单击此处阅读《古兰经》中的纪事。正如您所见,用母牛而不是公牛来献祭确实会让人们既感到震惊又感到迷惑。它以此结尾:

“故我说:你们用它的一部分打他吧!真主如此使死者复活,并以他的迹象昭示你们,以便你们了解。”

《黄牛》章,2:73

所以这也被认为是我们要注意的启示之一。不过这头母牛怎样是个启示?我们阅读知道它和生与死有关。就在我们研究《讨拉特》中给哈伦献祭的指示之后“也许我们可能会理解”。点击此处查看《讨拉特》中的经文。我们看到

“然后,要当着他的面焚烧红母牛,牛的皮、肉、血和粪都要烧掉。 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扔进烧牛的火里。”

《民数记》,19:5-6

牛膝草是多叶树的一种。在逾越节的时候,以色列人把逾越节羔羊的血涂在自己门前,于是死亡就会“逾越”过去,当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被给予了这样的命令:

“拿一把牛膝草蘸盆里的血,把血涂在门框和门楣上。天亮前,你们不可踏出门外。”

《出埃及》12:22

牛膝草也与小母牛一起用,然后把小母牛、牛膝草、羊毛和雪松烧到只剩下灰烬。 然后

“要由洁净的人把红母牛灰收起来,放在营外洁净的地方,用于给以色列会众制作除秽水,作除罪之用。”

《民数记》,19:9

然后把灰烬和“净化之水”混合。一个不洁的人用这种混合物来进行“沐浴”(洗礼或净礼)来恢复自身的清洁。但这种骨灰不是任何不洁都可以用的。

11 “碰过尸体的人,七天不洁净。 12 他要在第三天和第七天用除秽水自洁,才能洁净,否则就不能洁净。 13 若有人碰过尸体却不自洁,他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圣幕,要将他从以色列人中铲除,因为除秽水没有洒在他身上,污秽还留在他身上。”

《民数记》,19:11-13

所以当有人因接触尸体而变得不洁时,这是这个骨灰的水的混合物便是适用于净礼的。但为什么触摸尸体会导致如此严重的不洁? 仔细想一想! 亚当和他的孩子(也就是我们)之所以变为凡人就是因为他的不服从。因此,死亡是不洁净的是因为它是罪孽的后果—而罪孽是不洁净的。触摸尸体的人也会因此变得不洁净。不过这些灰烬是一个启示—是可以洗去不洁的启示。一个不洁的人,死于他的“不洁”当中,然后他若用除秽水洗涤自己,那么他便会重获“新生”。

但是为什么用雌性动物而不是雄性动物?虽然没有给出直接的解释,但我们可以从经文中来推理。在整个《讨拉特》和《宰逋尔》(以及所有其他经文)中,真主用“他”—男性—来代表自己。而以色列民族被统称为“她”—也就是女性。 就像在婚姻男女关系中一样,真主引导、而他的追随者做出回应。而主动权永远都在真主上。他发起的易卜拉欣牺牲儿子的命令; 他发起的石碑上的十诫; 他发起的对诺亚的审判。这些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类(先知或任何人)的想法——真主的追随者只是服从他的引导。

小母牛的骨灰是为了满足人类的需要—不洁。因此作为人类需要的启示,献出的动物便是雌性。这种不洁代表的是我们犯罪时的羞耻,而不是我们在真主面前的罪恶感。如果我犯罪,我不仅触犯了法律而在法官面前有罪,我也会感到羞耻和后悔。真主对我们的耻辱是怎么做的呢?首先,真主给了我们一件衣服。 最早的人类用动物皮毛做的的衣服来掩盖他们的裸体和羞耻。从那时起,亚当的孩子们就一直穿着衣服——事实上,这样做已经变得很自然,以至于我们很少停下来问“为什么?”。这些用除秽水来沐浴是另一种方式让我们从污秽染我们的东西中感受到“洁净”。母牛是用来净化我们的。

“祂洁净了我们被罪困扰的良心,用清水洗净了我们的身体。因此,我们要信心十足、真诚地到上帝面前。”

《希伯来书》10:22

相反,在赎罪日献祭雄性山羊主要是为真主,因此是用的雄性动物。 在十诫的启示里,我们明确、重复地看到不服从的下场就是死亡(点击此处查看段落)。真主以前是(现在也是!)法官,即他可以要求任何人的死亡。首先,公牛的死亡满足了真主为亚伦的罪孽付出死亡的代价的要求。然后,公山羊的死也满足了真主为以色列人的罪过要付出死亡代价的要求。之后以色列人的罪过就被象征性地放在了替罪羊的身上,于是当替罪羊被释放到野外之后,这就代表以色列人的罪过也被释放了。

一千多年来,哈伦和他的后代都在庆祝这些献祭。纵观以色列人的历史:当达伍德成为国王的时候,他的儿子们也统治了国家; 当许多先知带着他们的神旨警告邪恶的到来的时候;甚至是在尔撒·麦西哈的人生当中,这些献祭都满足了我们的需要。

因此,随着穆萨和哈伦的启示的结束,《讨拉特》的神旨即将接近尾声。接下来,继任的先知会在《宰逋尔》中继续传递真主的旨意。不过在《讨拉特》中还有一个最后的旨意。先知穆萨 (愿他平安) 将会看向未来先知的到来,也会展望以后对以色列民族后代的祝福和诅咒。这些我们都会在《讨拉特》最后的研究中看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