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亚当的启示

亚当的启示

  • by

亚当和他的妻子夏娃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们是真主阿拉直接创造的,而且他们生活在伊甸乐园中。 因此他们都是供我们学习的重要启示。 《古兰经》中有两段经文讨论亚当,而《讨拉特》中有一段。 (单击此处阅读)。

这两段经文非常相似。 两段中的角色都是相同的(亚当,夏娃,撒旦(易卜劣厮),阿拉); 两者中的地点(花园)是相同的; 两段经文中,撒旦(易卜劣斯)都在撒谎和欺骗亚当和夏娃; 亚当和夏娃都穿上叶子来掩饰其裸体的耻辱。 真主阿拉在两段中也都出来讲话且作出审判; 而且还仁慈地给予他们衣服来掩饰其赤身露体的“耻辱”。《古兰经》说这是真主对“亚当的孩子”(也就是我们)的启示”。 因此,这不仅是有关过去神圣事件的历史课;我们也是能从亚当的纪事中学到东西的。

亚当对我们的告诫

亚当夏娃在真主审判之前只有过一次违抗的罪过。比如说,真主从来不会在给过了九次警告之后在第十次的时候才给出审判。仅仅有一次违抗的行为真主就会来审判。很多人觉得真主只有在他们犯下了许多罪过之后才会审判他们。他们觉得如果和大部分人比他们的罪相对“比较少”,或者他们的善行多于恶行,那么也许真主不会审判。而亚当夏娃的经历告诫我们,事实并非如此。哪怕是有过一次违抗,真主都会审判你。

如果我们把“不服从真主”和“违反一个国家的法律”相比较,这是蛮有道理的。在我居住的加拿大,如果我只是违反其中一项法律(例如,我偷了东西),法律可以对我作出判决。我不能说我只是违反了某一项法律,而没有违反其他的法律—比如关于谋杀和绑架的法律。我一旦违反一项法律就会被加拿大法律判决。对于真主来说也一样。

当他们用叶子给自己当衣服穿时,可以看到他们因感到羞耻而试图掩盖自己的裸体。同样,当我做那些让我感到羞耻的事情时,我也会试图掩盖自己、对他人隐瞒。但是在上帝面前,亚当的努力徒劳无功。然而真主完全可以看到他们试图掩盖一切,于是他采取了措施并为此发声。

审判时真主的做法—也是仁慈的做法

我们可以看到三种做法:

1.真主将他们变为凡人–他们现在将会面临死亡。

2.真主将他们赶出花园。他们现在必须在世上过着更加艰难的生活。

3.真主给他们用皮毛做的衣服。

有趣的是,即使到今天我们所有人都还受到这些影响。每个人都会死亡;没有任何人(无论是先知还是别人)再能回到花园过;每个人都还穿衣服。实际上,这三件事看起来是如此“正常”,以至于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数千年后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当年亚当夏娃被真主惩罚的感觉。那天发生过的事情似乎仍然在影响着我们。

真主的礼物衣服是赏赐—如今他们能掩盖自己的耻辱了。的确,他曾经审判过他们—但他也给予了仁慈—虽然仁慈并不是他的义务。亚当与夏娃并没有通过他们的善良良好的行为举止来弥补以往的过失并赢得穿衣服的机会。亚当和夏娃并不真正值得真主的礼物。不过确实有人是为此付出代价了的。《讨拉特》告诉我们衣服是“皮毛”做的。所以,是来自动物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死亡,但是现今那只拿来做衣服的动物为此付出了代价—付出了它的生命。正式因为一只动物的死亡,换得了亚当夏娃从真主那里赢得的仁慈。

《古兰经》告诉我们,这件衣服确实掩盖了他们的耻辱,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正义”来作为掩盖物,也就是说,他们穿的用动物皮毛做的衣服是这种正义的代表,而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启示。

“阿丹的子孙啊!我确已为你们而创造遮盖阴部的衣服和修饰的衣服,敬畏的衣服尤为优美。这是属于真主的迹象,以便他们觉悟。”

《高处》章— 7:26

然而问题是:我们应该怎样得到这种“代表正义的服饰”?后续的先知会回答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审判与仁慈中—真主之言

真主不仅为亚当夏娃和我们(他们的孩子)做这三件事,他还讲了他的“预言”。 在这两种经文中,真主都提到了“仇”的概念,但在《讨拉特》中补充道,这种“仇”在妇女和蛇(恶魔)之间结下。 以下是《创世纪》里面的摘录。 真主阿拉说:

“我要使你和女人结仇,你的后代和女人的后代也要彼此为仇,女人的后代必伤你的头,你必伤他的脚跟。”

《创世纪》3:15

尽管这是一个谜语—但还是不难理解的。 仔细阅读后,就会发现它提到了五位不同的人物,而且由于这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它是有预言性质的(这是因为这段摘录用的是将来时态)。 这五位人物是:

  1. 神(或真主)
  2. 恶魔(或易卜劣斯)
  3. 妇女
  4. 妇女的后代
  5. 恶魔的后代

如下所示,谜语勾勒出的是这些角色之间的关系。

[天堂中对阿拉的应许中的人物及其关系]

这个谜语并没有说这个女人是谁。但是真主提到了“易卜劣斯”(撒旦)的“后代”和女人的“后代”。这是非常神秘的,因为我们对这个女人的后代一无所知。由于这个“后代”被称作“他”,所以我们知道该后代是一位男性。有了这个线索,我们就不用考虑其他解释了。由于人称代词是“他”而不是“她”,因此不能是女人—尽管“他”确实是女人的后代。同理,人称代词由于是“他”而不是“他们”(即不是复数),因此所指的后代不是一群人,不是一个民族群体也不是某个宗教团体。同样地,人称代词由于是“他”而不是“它”,那么“后代”肯定是一个人。尽管这看起来很明显,但它否定了“后代”是哲学、教义或宗教的可能性。因此“后代”不是基督教或伊斯兰教,因为如果是的话就会用“它”作为人称代词,“后代”也不会是犹太人、基督徒或穆斯林那样的一群人,因为这样的话就会用“他们”作为人称代词。即使现在我们对于谁是“后代”还是个谜,我们还是否定了很多其他的可能性。

由于这段摘录用的是将来时态,这说明真主其实在做着有目的的计划。这个“后代”在将来会压垮易卜劣斯的头(即摧毁他),而易卜劣斯会“踩他的脚跟”。目前我们并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们知道的是上帝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仔细看看真主阿拉没对亚当说的话。他没有像承诺女人那样、向男人承诺一个后代。特别是考虑到在《讨拉特》、《宰逋尔》和《引支勒》中一向强调儿子和父亲的传承,这其实是非同寻常的。《讨拉特》,《宰逋尔》和《引支勒》的家谱几乎只记录了父亲和儿子。但是关于花园的经文却有所不同—没有任何关于“后代”(“他”)的父亲的信息。《讨拉特》只是说女人会生下一个“后代”,而从来没有提到任何关于男人的信息。

在曾经存在过的所有男人中,只有两个没有身为人类的父亲。第一个是亚当,是神直接创造的。第二位是尔撒·麦西哈(耶稣—愿他平安),他是处女的孩子,因此没有人类父亲。这与“后代”是“他”而不是“她”、“他们”、“它”的观察结果相吻合。尔撒·麦西哈(愿他平安)是一位女性的后代。但谁是他的敌人—易卜劣斯的后代呢?尽管我们这里没有足够的篇幅来详细地进行追踪,但这些书中都提到了“毁灭之子”、“撒旦之子”以及其他标题,这些人物描述了一个即将到来的统治者将会反对“基督”(麦西哈)。后来的著作也称为《达杰尔》,谈到了这种“反基督”与基督(或麦西哈)之间的冲突。其实在一开始,在这个“后代”还是胎儿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过他了。

在第一本书的开头就预言了发生在很久以前的花园的历史,即易卜劣斯与真主之间的斗争的结局。这里仍然存在很多我们不懂的问题,而且还不断地有更多问题涌现。我们继续向历任使者学习,也帮助我们更好地解答这些问题,了解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继续阅读亚当和夏娃之子—卡比尔和哈比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